香港欣欣图库

第七十章与倭人勾结

更新时间:2019-06-08

  此时,整个江阳县的百姓都被惊动了,全部聚集在周围,满脸震惊的望着这一幕。

  他们早就听说过云知县在元阳县剿匪的光辉事迹,早就暗暗期待着有朝一日云知县也能来江阳县帮忙剿匪,把悬挂在他们头上多年的匪患一举清除。

  自打他们听说云枫占据江阳县后,更是第一时间就期望云知县帮忙把为祸多年的江阳岭土匪剿灭了。

  但他们万万没想到,云知县竟然如此给力,主政才一天的工夫,就真的把江阳岭的土匪给剿灭了。

  如今,望着这城墙下跪成一排排的土匪,百姓们都难掩心中的激动,几乎目不转瞬的望着,唯恐错过这极富纪念性意义的时刻。

  生死关头,老巴子回头看了看城墙上的云枫,大声的喊道:“云大人,您当初答应招降我们,如今却出尔反尔背信弃义,就不怕遭受天谴吗?”

  云枫就呵呵了,作为二十一世纪穿越来的妖孽,他早就是无神论者了,岂会信什么天谴?

  云枫冷冷的俯视着老巴子,冷冷的说:“信义,是对人讲的;像你这狗一样的东西,也配谈信义?想要活命?那得先问问上万江阳县父老乡亲肯不肯答应。”说完,目光转向城墙下的百姓。

  从他们选择做土匪的那一天起,就把脑袋别在了裤腰带上,随时做好死翘翘的准备了。

  如果让他们死在了某一次冲锋或者与官府的战斗中,那么死了就死了,他们临死之前还可以很豪气的拿“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”来安慰自己。

  但如今偏偏让他们成了俘虏,让他们在万人唾弃之中,被虐杀而死,这就让他们不但饱受**上的痛苦,更要承受精神上的折磨。

  一时之间,竟然有不少土匪极度悔恨之下,痛哭流涕起来,甚至有些土匪都哭倒在地上。

  老巴子还在破口大骂,抬头一看两个战士提着刀朝自己逼近,不由得脸色惨白,身子也软倒于地。

  冯源等人在城头上眼看着为祸多时的土匪就这样被尽数诛杀,而四周围观的百姓们则沸腾起来,欢呼颂扬的声音此起彼伏,直冲云霄。

  云枫望着众人,郑重的说:“诸位,看见了没有,其实有时候老百姓对我们的要求很低。不过本官料想,诸位连这一点最起码的分内事,都没有帮老百姓做吧?所以,今日之后,希望诸位能够想方设法,肃清境内的土匪,如此才不枉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初心。”

  这边冯源等八县之地对云枫彻底服气了,另一边山阳府城里,林敬则是阴沉着脸,死死的攥着手中的茶杯。

  但是等到他听说保安旅区区两千多人,竟然以堂堂正正之阵,一战就彻底击垮了十倍的八县联军,顿时就惊得目瞪口呆了。

  等到听说那云枫又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,剿灭了为祸江阳县多年的土匪,迅速获得了全城百姓的拥戴,林敬心里就泛起阵阵的酸味。

  他不得不承认,自己虽然一向自负,但是让自己去做,恐怕连云枫的一半成绩都做不到。

  他乃是山阳府知府,而云枫不过是区区一县之长,两个人不论是政治地位,还是掌控的地盘以及经济潜力,都是相差悬殊。

  所以,林敬就决定用拖字诀解决云枫,他要慢慢发展自己的实力,等待时机成熟之后,就果断出手,一举将云枫小儿彻底碾压掉。

  但他万万没想到,自己还是失算了,那云枫小儿果然野心不小,竟然如此急不可耐的搞出了个十县联保协议。

  林敬当然知道这十县联保协议意味着什么,这东西一旦搞了出来,不但自己在山阳府的权威将大为削弱,而且林敬几乎可以肯定,这十县联保协议只不过是云枫的一个平台,云枫必将会凭借着这个平台一步步把十个县城全部整合为一体。

  林敬狠狠地把手中的茶杯磕在桌子上,看来必须要采取行动,压一压云枫的势头了。

  林敬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,徐徐的说:“左岑,我山阳府近来兵戈不断,这要是传扬出去,好像我山阳府穷兵黩武文教不昌似的。本府有意于三天后召集全府的世家名流共聚一堂,商议一下教化大计,你即刻去帮本府安排一下这件事。”

  三天后,来自各县的世家名流共聚一堂,山阳府知府林敬摆出一副虔诚恭敬的样子,以学生之礼向那些年长的贤达请教文教方略。

  赵有为却始终精神萎靡,要是以往的话,他早就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,接受众人的顶礼膜拜了。

  只不过如今几乎整个山阳府都知道赵有为出卖康瑞一事,赵有为这个名字几乎是臭大街了,很多昔日的同僚,都对赵有为避而远之。

  林敬看看火候差不多了,笑了笑,走到前去,端起酒杯,朝赵有为恭恭敬敬的行礼敬酒。

  这就是形势比人强,要是过去的话,赵有为早就大大咧咧的接受了这份尊敬。只不过今时不同往日,落水的凤凰不如鸡,自己都臭了大街了,哪还敢装大尾巴狼呢?

  林敬喝了杯中酒,目光四望了下,大声的说:“诸位,今日林某有一事要做一下说明。这段时间,关于赵老先生的一些谣言,想必诸位都有所耳闻。其实,整件事别有内情,诸位误会赵老先生了。”

  林敬大声的说:“据本官所知,那康瑞私自与海外倭人私通,赵有为老先生与康瑞交往多年,无意之间发现了这个秘密,于是极度痛苦之下,决定大义灭亲,主动向那云枫出首揭发康瑞。没想到,那云枫早就看赵老先生不顺眼,干脆趁机拿这件事大做文章,利用那《元阳日报》对老百姓们的煽动性,想要彻底搞臭赵老先生的名誉,以达到他在元阳县唯我独尊的野心!”

  众人听了,都是愣了愣,这事情有点复杂了。虽然,据说与山阳府毗邻的隽阳府,沿海一带常常受到一些五短三粗的倭人的滋扰,搞得沿海一带的百姓深受其害,整个隽阳府都苦不堪言。但那康瑞怎么好端端的,又与倭人勾结?

  不过,那倭人毕竟非我族类,在这些世家名流眼里,那简直是茹毛饮血之人,康瑞要真是与倭人勾结的话,那就是等于背叛了整个中土的礼教,便是千刀万剐也不为过。

  有人稍微一想,提出了质疑:“林知府,您刚才的那番话,似乎有点匪夷所思。既然那康瑞真的与倭人勾结,赵有赵老先生直接广而告之即可,为什么还去揭发康瑞滥杀无辜之类的事情?”

  林敬淡淡一笑说:“林某本来也不知道此中因由,好在林府的幕僚左岑,与赵老先生多年好友,知道整个经过,林某这才知道赵老先生的良苦用心。不瞒诸位,赵老先生之所以去揭发康瑞滥杀无辜,而不说与倭人勾结一事,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。一来,如此做可以最大限度保全康瑞这位故交好友的名声,这样康瑞即便是被云枫诛杀了,也是诸位眼中的英雄人物。二来,据说那倭人都是一些亡命之徒,赵老先生要是直接把康瑞与倭人勾结一事声张出去,最后即便是官府因此击杀了康瑞,那么康瑞那些在倭人中的好友,万一气急败坏之下杀来山阳府帮康瑞报仇,我们可如何抵挡?到时候,不知道山阳府多少无辜百姓,要遭受无妄之灾呢。”